首页 新品 展会 软件 数娱 动漫 游戏 众创 微经济 大数据 安卓客户端 iPhone客户端
业界动态 前沿资讯 IT产经 电子产业 互联网 家电产业 数码时代 网络金融 虚拟产业 电子商务 手机通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
睿智与“妥协”,行业老大老二走向合并
来源: 责编: 2018-08-30

互联网有一个不成文习惯,行业内老大老二打到最后,几乎都会走向合并。

经历互怼骂战、对簿公堂后,昔日水火不容的货运O2O平台运满满和货车帮最终“握手言和”,以战略合并止息了彼此间的战火。有了此前滴滴与快的、土豆与优酷、美团与点评等合并先例,这样的结局似乎不会让人惊讶。

有意思的是,在这桩沸沸扬扬的合并案里,两家公司创始人兼CEO张晖和罗鹏都没有坐上新公司第一把交椅,仅仅是分列集团联席总裁,反倒是运满满的天使投资人王刚成了CEO。

张晖的睿智与“妥协”_人物_电商报

?因此有人说,虽然张晖没能坐上头把交椅,但由王刚出来主持大局,已经道出利益的天平倾向于张晖。

其实以张晖与王刚的交情,这样的结论也确实言之有理。

张晖曾是王刚的部下,也是相识多年的老友。这一切得从张晖加入阿里巴巴说起。2004年,26岁的江苏小伙子张晖,辞掉国企的铁饭碗,加入位于杭州的阿里巴巴。

选择阿里巴巴的缘由,一点都不“高大上”,而是“实际得很”。在国企做运营商工作的那半年,工资低的可怜,“工资刚刚到手,一交完房租就没有了”,这对于手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通信工程学士和北邮硕士学位的高材生来说,哪里能忍受。

毕竟张晖的读书生涯可是一路顺遂走过来的。他高中时念的就是江苏省重点高中盐城中学,高考时被保送到京航空航天大学,随后又考入北邮通讯工程读研究生。

就这样苦熬大半年,张晖实在熬不住了,“找下家”成了他当时的头号大事。

碰巧高速扩张中的阿里巴巴正在大量招人,尤其是地推团队,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阿里“中供铁军”。由于关明生和李旭辉的加入,阿里中供铁军创造了一系列传奇,培养出了一大批人才,比如滴滴CEO程维、同程网CEO吴志祥、美团前COO干嘉伟、大众点评前COO吕广渝、赶集网前COO陈国环、去哪儿前COO张强和易到用车COO冯全林等。

最重要的是,中供铁军是靠业绩说话的,工资普遍不错,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张晖挥师南下,成为了阿里系的一员,负责B2B的销售和推广。

“挣钱当然是有意思的事儿。当时去阿里可不就是奔着钱多么,阿里一个月的钱抵得上我在运营商干半年的”。他坦承。

只不过,刚进去的时候,由于还没有打开局面,他的日子过得很清贫,每个月就那么上千块薪水,扣除通讯费和差旅费所剩无几。但他还是坚持每天给自己打鸡血,不停地拜访客户。

那时候他的“主战场”是长三角,然而,收获甚微。尽管张晖一连20几天往建在郊区的制造工厂跑,但始终没能打开市场,差旅费倒花了不少,这些企业压根就不相信诚信通这新鲜事,后来抛来一句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踏实,网络不靠谱!”

直到他转换战场到了以进出口贸易为主的珠三角,局面才开始有所改变。精明的张晖,摸清楚珠三角商家痛点后,窝在网吧里熬了三个通宵做出一本集合网上2000多宗国际贸易纠纷的小册子,但逢见客户就掏出来,“见一个说一个”。

世事往往如此,只要打开了一条缝,后面就不愁没出路。随着那些吃过亏的工厂,开始用阿里的诚信通,带动了不少企业,发展到年底,“超出任务的3倍多。”阿里中供铁军向来有一条不成文规定,业绩是晋升通道,此后,张晖凭此开始平步青云,由小组长一步步跃升为销售主管、区域总监。

也就在这时候,时任阿里副总裁王刚开始留意张晖。张晖与王刚的“味儿”特别像,两人同为底层销售员一步一步挤入高管行列,长相、气质又接近,给人一种隽永清淡的感觉,因此特别投缘。

值得一提的是,王刚特别够义气,在阿里实施内部原始股时,他顺水推舟帮底下100多业务骨干申请了股份,张晖就是其中之一。

于是在2007年阿里赴港上市时,张晖借此一夜之间实现了财富自由,四年后又晋升为广东大区总经理,同时认识了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程维,三人经常混在一起,可谓春风得意之极。

这群不为钱发愁的人,开始有了新的想法——离职创业。王刚与程维一起做了一款打车软件——滴滴,而张晖则偏安南京研究各种创业项目,可惜看中的外卖行业早已血流成河,只好作罢。

转眼到了2013年8月,有一天他跟王刚、程维等老友喝茶,说到创业时,近来因与快的打得不可开交而屡屡被监管部门约谈的程维提了一句,“运管处的人找我们谈,希望能做个货运信息匹配的信息平台,市场很缺这个。”

张晖当场把这句话听进去,一个月后,主打货车匹配的“运满满”横空出世。张晖带着几个从阿里出来的人,浩浩荡荡地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荣大厦租了三间办公室,开始写运满满这款软件。

只不过,等软件写好了放到物流市场上一用,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款耗时两个月呕心沥血写出来的软件,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一番调查后,张晖发现,由于信心匹配不到位,货车司机空返率极高,货主不容易找到匹配的司机,而连接双方的物流市场忙得团团转转。也就是说,如果要杀出一条血路,必须解决三方痛点。物流市场的负责人甚至撂下话说,“帮我搞定那些中间环节,我肯定用你的软件!”

有痛点才有需求,张晖为此从信任、方便、快捷3方面入手对软件迅速作了一番调整。与此同时,他拿出在阿里做诚信通的经验,带领一支地推团队深入各大配送中心,向货车司机推销运满满APP。

2014年春天一个倒春寒的晚上,运满满迎来第一轮曙光,APP平台上同时有100个货主发布货物信息,那一刻张晖知道路走通了。于是他兴奋地召集团队所有在家的人,出门喝了顿大酒,一醉方休。

但喜悦没有维持多久,在地推的过程中,状况频发,受到中介、黄牛等多方势力的威胁恐吓,情形比当年推销诚信通还要艰苦。一直以来,货运中心由物流中介和黄牛牢牢把握货源,运满满的出现,无形中动了这些人的“奶酪”,自然招来“祸端”。

在阿里销售团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于眼前这点风浪,张晖自然不会轻易妥协。

张晖长得眉清目秀,气质介于工程师和大学教授之间,但做起事来,却是江湖气十足。为了平息事端,他与来势汹汹的中介和黄牛“称兄道弟”,大手一挥拿出1亿支付给成都、武汉等全国的货源中介和配送中心,引进货源和车主信息,就此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这种“化敌为友”的手段,还被他用到竞争对手“货车帮”身上。2017年11月,运满满突然宣布与昔日老对手货车帮实行战略合并,并共同成立一家新的集团公司,剧情反转到如此之快,实在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这两家公司自从运满满向货车帮的“势力范围”进军后,双方一改之前的和谐状态,“撕逼”不断,甚至还一度闹得进局子上法庭。

也许是基于双方的过往恩怨,这一次合并才有了投资人出任CEO的“壮举”。但不管怎么说,张晖能够放下与货车帮的昔日恩怨,与创始人罗鹏一起坐上联席总裁的位置,抛开现实不谈,单从气量上来说,实属可敬可佩。

查看全部0条评论)请遵守国家新闻相关法规,文明上网评论!
验证码:  
杂汇/美图 IT大杂汇|数码美图
CopyRight @ 2008-2018 中国IT产经新闻网 All Right Reserved 违者必究 京备05618372